1963520494.png

好吧,这首《半岛铁盒》从路上到桌上,截至目前已手动回放第五遍。

之所以“手动”,说来惭愧这个MP3买来已有一月有余,却始终没弄清楚功能键。好吧,其实是在基本使用无障碍的情况下,没有用心去仔细研究使用说明书。不过,也并没有耽误这首《半岛铁盒》的第六遍“手动”回放。

下一首是《印第安的老斑鸠》,依旧是早期作品。

为什么停留在这首《半岛铁盒》?静谧的绿道上,窸窸窣窣的叶片声是耳机外的世界。凌晨11点,风铃响起“有没有卖半岛铁盒”,门嘎吱地打开又仿佛将步伐恍惚间被推回十几年前。

此刻的周杰伦,声音尚是稚嫩的,没有如今玩票的资历,没有“指挥乐坛”的不羁。认认真真唱着“你拉着我说你还有些犹豫”,随着鼓点哼着“印象中的爱情好像抵不住那时间,所以你弃权”……

那时听着这首歌的我,好像还在拥有二层的小书店中。在数理化书林里悄悄瞥着收银台旁那整齐陈列着的杂志周刊。单车在门外,北方的风呼啸盘旋,卷着叶子拎着寒意不断砸向逆风站起蹬骑向前的我。那时的余晖把影子拉的很长,额头垂下的汗珠到不了眉间就会被凌冽的速度甩在身后。那时的爱情,是纯净的,无邪的。那时的我,懵懵懂懂却想像无限。

想来我曾拥有过三次爱情。第一次是在初中,夏秋交替天刚微凉。校运动会的课桌上假装不经意握住的手,心却跳到了极限。她似不经意的抬头又低下,偷瞟后的笑容欣喜若狂……那是个多么容易满足和快乐的年少,那是多么稚嫩纯净的年纪。被认可和被喜爱的幸福,在大风依旧凌冽的操场上,在人声依旧嘈杂鼎沸的校园里,那时好似画面凝固,时光永恒,只有她和我。

一股暖流由手心涌往全身,一段时光从此绽开。

阳光,大风,落叶,单车,校服,书包,她 —— 这是有关那时此刻所有的记忆,也是“放在糖果旁的是我 很想回忆的甜”。飞快的单车载着幸福,出现在街边,在书店,在所有重叠的路线,在所有不重叠的路线。稚嫩的心跳迸发着生命里的第一次异样的感觉,甚至直至现在我还记得每次心跳的频率和声音。快乐向来短暂,幸福转瞬即逝,却很甜,却感激。毕竟那是渐冷的日子里,第一次的逆向骑行,还有所有能感到的温暖。

“我很想记得可是我记不得”

静静想来,爱情与我而言好似一只聪慧的蜻蜓,精准地点在几次我之前岁月里最值得深刻的记忆里。而我偏偏对于最开始的那段可以称之为“初恋”的记忆,被这首歌拉回的那么彻底。记忆是陈年的酒,越久品味的也就愈深刻。正如此时,一首《半岛铁盒》今晚我已回放了将近十次。而同样的旋律,同样的鼓点,同样的嗓音,同样的歌词,却将28岁的我与16岁那年横跨粘结,并在声音的时空。对视着他,一身略大的校服挽了几个袖口,旧旧的书包,擦亮的单车,逆着光迎面直视着12年后的我。我却被那年的风吹着快睁不开眼,说不出话。

那时的周杰伦,还是一个“酷”的男生。“华语乐坛新星”,“R&B小天王”,“头低低先生”,“叛逆的歌手”……喜欢周杰伦,不过是没有其他自认为当年更酷的人,索性就听了他吧。我也追逐过酷,想留和他一样的发型,想拥有一盘正版的CD或卡带,想和他用着同样的东西,这样能靠近他,而也酷。那时的他音乐里“学校”、“课桌”、“跷课”是高频词,当然也有“单车”。那时这位没有豪车不懂英文的周先生,想必也刚刚踏出校园,或者所有的履历也无非在校内校外才能汲取灵感吧。理所当然,听周杰伦,歌词里的高频词就好似自己的一切所见之处;旋律里的每一段故事也好似或多或少在哼唱自己,抑或是强行关联。再以后,他的音乐远离了校园,我的生活也告别了校园。他在唱《稻香》,我准备好了并做出复读的决定;他在唱《阳光宅男》,我系好鞋带踏上了瘦身的跑道;他在唱《梦想启动》,我踏回了深圳的土地再次启动梦想……靠近他,才很酷,没错,始终在“强行”关联于他,幸运的是这位周先生是位好先生。

好了,我和周杰伦之间的故事就是这样,简单而无聊。可能也只有像我这样无聊的人,这临近凌晨一点的深夜写这么多无所事事的文字。不过作为一个“可有可无”或者说不想有遗憾的愿望吧,10月15日的常州“地表最强”演唱会我还是去了。感受嘛,会不会有“圆梦”或“欣喜若狂”的偶像情节?sorry,看我写他的时间你或许也能感觉到,并没有什么。演唱会挺好玩热闹的,仅此而已。又或者,嗯,600多的票看台还是太远?下次有机会内场走起。

好了,不经意间现在这首《印第安的老斑鸠》已播放过半,我也该滚去睡了。

“你笑屁,你笑屁,你笑屁啊,嘿嘿嘿……”“power off”